“死亡医生”:130多人“因他而死”以谋杀罪坐牢8年!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retortcurry.com/,赫格尔

当然了,他并不是行动不便的老年组杀手,他只是有感于一些饱受慢性长期痛苦的患者久久不能解脱,医生谋杀病人想要给他们提供安乐死服务。

安乐死合法的国家仅有荷兰与比利时,另有奥地利、丹麦、法国等十个国家允许“被动安乐死”,就是通过停止治疗来结束患者的生命。

杰克所在的美国,迄今也就六个州通过了安乐死法案,最早的俄勒冈州是在1997年,杰克所在的密歇根州现在还没有通过。

不过杰克医生在法律空白的1990到1998年间,帮助130多名病患结束了他们的生命。

没有法律的支持,这意味着他随时都可能受到谋杀指控。的确,在他实施最后一起安乐死病例之前,4次被司法部门指控谋杀,其中3次被无罪释放,一次指控被判无效。

但他没有逃脱最后一次指控,被判刑十年,99年入狱,服刑8年后获得假释,此时他已经80高龄。

他除了是个医生,还是画家、爵士音乐家,明明能在画布和五线谱上挥洒自己的余生,度过一个安详而快乐的晚年。

却甘冒风险结果在70多岁入狱,出狱已是80高龄,出狱后四年就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
他那苍老却并不浑浊的双目,到底目睹了怎样的人间苦难,才能这么义无反顾为大家争取死亡权?

他说:“我母亲插满管子那会儿,真不是人过的日子。但医生还要一次又一次地把她救活,而我却无能为力。”

这三年来她记忆衰退严重,连当天发生的事情都记不起来,自理能力也退化到只能自己穿衣。

但最让她感到绝望的,是她开始渐渐忘记丈夫和孩子,忘了自己也只是时间问题。

阿德金丝太太没法接受慢慢死去,她更抗拒的应该是失去一切记忆,尤其是失去情感。

不管怎么说,她是需要人照顾,但并没有威胁生命的重疾,也没有肉体上的极端疼痛。

就连他最坚定的支持者,他的妹妹也提醒他,为了让他的安乐死事业一开始走得顺畅一些,不要接受这位病人。

老杰克却很强势地回应道:“谁在乎别人怎么想,我只在乎我病人的感受”。

在一座风景秀美的公园里,他将自制的自杀装置的拉索交到了阿德金丝太太的手里。

阿德金丝太太毫不犹豫地拉动了拉索,麻醉剂缓缓地注入她的身体,随后则是夺去她性命的毒药。

杰克这次帮助老年痴呆症患者实施安乐死的行为引发了轩然大波,不少人认为帮助非绝症人士自杀太过违反伦理道德,基督徒们更是群情激愤,大呼“只有上帝才能决定人的生死!”

他也很快面临指控,不过因为死者是自己操作装置导致死亡的,没有法律能定他的罪,所以他被无罪释放了。

米勒和旺茨女士一起找上了杰克,米勒患有多发性硬化症已经十年了,基本丧失了行动能力,丈夫在她确诊后一个月就跑路了,留她一个没有自理能力的人苦苦捱过十年。

而旺茨女士则患有严重过的骨盆疼痛,做了十来次手术也没能好转,疼得每晚只能睡个把小时,已经多次尝试过自杀,只是没有成功。

在他帮助130多人结束生命的过程中,他早已不仅仅是为了帮助被病痛折磨的病人,他开始向法律争取死亡权,希望每个人都能够有尊严的死去。

他审慎地选取安乐死的病人,不接受抑郁症,不接受有治愈希望的重症患者,为此他拒绝了97%到98%向他求助的病人。

但他最后已经不满足于孤身做斗士,而是要求法律予以认可。他为了赢得更多的曝光率,他向电视台寄送了第130例病人的录像。

其中有一例,他首次亲手给病人注射致死药物,以往都是病人自己动手。也因为如此,他坐实了谋杀罪名。

尽管终其余生,他也没能在所在的州推行安乐死法案,但他的影响力还是波及到其他州。

结合国情来看,在我国谈安乐死问题的确有些不合时宜。一些人连生前关怀都得不到,难以接受及时、有效和价格合理的医疗服务,谈何临终关怀呢?

人,有权利怯懦。但我们更不鼓励轻视生命,在拥有生活质量和人生追求的情况下,更加不要轻言死亡。生,要深思熟虑;死,也要深思熟虑。

About the author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